第4章 祭天拜地过年

秦厚林只是一如既往的请着先人回家过年,却没有见过先人的面。生命在黄土地上已经化为一粒粒黄土轮回在黄土地上。其实,秦厚林明白现在祭奠的只是黄土地的灵魂。

“厚林,你帮我把蜡点一下。”母亲站在院子里喊着秦厚林。

母亲从屋子里向前院一路敬着神。屋子里电视柜上的财神已经被母亲敬了起来。秦厚林走出房门母亲正在屋檐下点着香。秦厚林将燃烧的蜡烛蹲在了仓宫神前的木板板上看着跳跃的烛光,母亲继续敬神了。

母亲将燃烧着的香插进了木板板上用瓷杯子做的香炉里。母亲虔诚的跪在地上叫着表。那黄蜡蜡的薄如雪片的黄表燃起了淡淡的火焰。那火苗一跳一跳的伴着幽兰的身躯在潮湿的空气中燃烧着。烧过的黄表在火苗中将自己变成了一片更加轻飘的灰片向天空中飞去。

“厚林,你去看看你大,不用你帮忙了我一个人能行。”母亲从仓宫神的面前起身向天地神走去。秦厚林知道天地神、司命主和土地神的贡板板都不高母亲够的着。

秦厚林踏进了母亲的房间看着用被子壅起来的父亲依然在闭着眼睛看着电视。秦厚林脱了鞋爬上炕把缩下去的父亲往上提了提,父亲又端坐在炕上看《新闻联播》了。

寒雪凤拿着手机走进了屋子。“凤儿,坐这。”秦厚林指着自己身旁空着的火炕一边说一边望着寒雪凤那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寒雪凤坐在了秦厚林身边等待着除夕的团聚。

哥哥去伯父家看伯父去了。伯父和父亲一样在一年前也得了同样的病。不过伯父恢复的好一点,能够说话,也能够走路。秦厚林在回到黄土地的那天就已经看望过伯父了。俩个侄子走进了房间。大家在看着电视等待着母亲敬完神就可以团团圆圆的坐在一起一家团聚了。

等母亲敬完神回来坐在炕上。小侄子秦炳哲推着大侄子秦哲,秦哲并没有动。两个人不好意思的你推我,我推你。不知道谁先开始拜年为好。最终还是踹皮的小侄子秦炳哲先开始了。

小侄子秦秉哲扭扭捏捏的走到了屋子中央眨巴着那道眯眯的小眼睛说:“婆喔,我给你拜年。”

母亲看着呆呆坐着的父亲对小侄子说:“你先给你爷拜年。”

“爷喔,我给你拜年。”父亲并没有回答小孙子的话。父亲自从七年前病倒后已经很少说话了。这几年几乎一句话也不说了。除非有人逼问才会不时的蹦出几句话。

“爷喔,婆喔,我祝你们:新年快乐!万事如意!身体健康!”小侄子秦炳哲向父亲拜着年。

母亲将包好的压岁钱放在父亲的手上说:“娃给你拜年呢,你给娃发压岁钱。”父亲的手颤抖着向前伸了伸红包掉在了秦炳哲的小手中。

第4章 祭天拜地过年

-/-

上一章 下一章
安装APP,阅读更多小说精彩内容!

更多好书

璇玑图章节

正文卷

璇玑图

离线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