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蕞爷家的过活

“下来该谁了?”秦厚林看着大侄子秦哲问。

大侄子秦哲走在了屋子中央不好意思的说:“爷喔,婆喔,在新的一年里我祝你们:万事如意,身体健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两个小侄子继续给秦厚林和寒雪凤拜着年。时间正在悄悄的溜走。大家等待着春晚的开播。

“志勇得病了。”母亲沉沉的声音透漏着淡淡的悲哀。二水村的忧愁犹如阴沉的天气沉闷不已。

秦厚林知道这几年二水村的人们喜悦少了,病多了,也看不起了,他还是惊讶的问:“志勇得的什么病?”

“听说是瞎瞎病。腊月在示范区医院住了几十天,听说没有什么进展。”母亲惋惜的说。

“怎么会这样?志勇才多大?”秦厚林不知道是在问自己还是在问母亲。

秦志勇是秦志祥的小儿子。秦厚林叫秦志祥蕞爷。儿时蕞爷家的家境殷实。在村里是改革开放政策受益的第一批农民。多少人羡慕他家的光景,方圆几十里的人家都想把闺女嫁给蕞爷家。只有这样殷实的人家女儿嫁过去心里才舒坦。蕞爷也是村里的大能人,承包了几亩菜地,在镇上还有生意。

蕞爷有三个儿子。大儿子秦志伦在镇上的中学教书是远近闻名的教书能手。二儿子秦志奇是队里的队长,管理着队里大大小小的事务。小儿子秦志勇高中毕业后在镇上做生意。蕞爷家的日子过的别提有多美了。

还记得儿时厚林家和志勇家住着对门。“吱呀——”一声蕞爷家的门被推开了。母亲端着焙好的辣椒走在前面,小厚林跟在母亲身后。“蕞叔,我来砸一下辣子。”母亲对晒太阳的蕞叔说。

“我帮你把匠窝扫一下。”说着蕞爷进屋去取扫帚了。秦厚林好奇的摆弄着那个石头锤子上长长的木耙子。木耙子随着匠窝里的石锤在空中打着转子。秦厚林跟着木耙子奔跑在夕阳的光辉中。

晚霞静静的照在黄土地上。秦厚林看着母亲提起石头锤子,一锤一锤的冲向匠窝。辣子在夕阳中跳着跳着,慢慢的变成了一片片辣子片,慢慢的、慢慢的辣子片变成了辣子面。当母亲一勺子、一勺子把辣子面舀在洋瓷盘子里的时候母亲的脸映着金黄金黄的光线变成了一尊菩萨。

秦厚林想起了一年前春节回家的那个晚上坐在炕上看着电视,母亲说:“你走后不久你蕞婆没了。”

“我蕞婆是什么时候没的?”秦厚林惊讶的问母亲。

“你蕞爷刚过完三年,不到十天你蕞婆就没咧。”母亲叹息着生命的脆弱。

“我蕞婆怎么会突然没了呢?”秦厚林还是不解的问着母亲。

“其实,从你蕞爷还没死的时候你蕞婆就得了黄疸肝炎。你蕞爷一死就没人管你蕞婆咧。”母亲摇着头无奈的说。电视里依然洋溢着新年热闹的气息似乎要吞没整个世界。

“我蕞婆不是有儿子吗?那么一个好光景的家怎么就一下子塌伙了?”秦厚林问母亲,不相信这是真的。

第5章 蕞爷家的过活

-/-

上一章 下一章
安装APP,阅读更多小说精彩内容!

更多好书

璇玑图章节

正文卷

璇玑图

离线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