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人生是个迷团

“其实,从你蕞爷病倒的那几年家境就开始渐渐的衰败了。你蕞爷病了五年把家里已经熬干了。再加上你蕞爷一死,你蕞婆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后来几个儿子谁也不愿意单独赡养你蕞婆。他们一商量轮流养着你蕞婆,一人三个月。”母亲淡淡的说着这个黄土地上普通农家的故事。

“三个月,这不是整天在搬家吗?那我蕞婆怎么受得了?”秦厚林惊讶的问道。

“三年前我蕞爷死了,四年前秦志奇给人拆房放墙时被埋在了墙下。丢下了媳妇和两个孩子。这一家人不知道是怎么了?即使这样我志伦叔也应该养我蕞婆呀!”秦厚林说着自己的看法。

“你志伦叔虽然是教师,可是教师的工资要养这么多人也不容易,三个孩子,一个上大学,两个上高中就够他受的了。再加上那个你婶子,就算你志伦叔愿意你那婶子愿意吗?”母亲摇了摇头说。

秦厚林收回了思绪。“那过年了志勇还在示范区医院过年吗?”秦厚林问母亲。

“听说回来咧。听说看了四十多天也没有检查出是什么具体问题。”母亲淡淡的说。

“怎么不送到市里医院去呢?”秦厚林问。

“这我也知不道咧。”母亲说。

二水村的人们至今还记得20世纪70年代末当大家还在黄土地上刨野菜根的时候他们一家五口已经吃上白面馍咧。蕞爷用自己的智慧维持着这个家的富足。一个殷实的家庭,一个人人羡慕的家庭没有因为诞下三儿一女飞黄腾达,而是就这样在这三儿一女的生活中七零八落的散落在了黄土地上。

五口之家因为三个女人的进入充满了欢乐与幸福的氛围。这个五口之家一下子变成了接近二十口的大家庭。是该分家的时候了,是时候了。这个儿孙满堂的家庭又分成了以三个儿子为中心的三口之家和老两口自己度过的家。这个五口之家终于裂变为四个独立的家庭了。

蕞爷和蕞婆过着自己舒坦的日子,时间一如既往的从他们的额头划过。蕞爷老了,变得颤微微,多病了。当秦志奇被抬回来的时候,蕞爷吐血了。蕞爷从此躺在病床上再也没起来。蕞爷最终没有闭上眼就躺在了黄土地二蹬的那片坟地里。当三年后蕞婆躺在蕞爷身边的时候他们再也不用为秦志勇的瞎瞎病操心了。

只有做教师的志伦叔还健康的活着,但是谁也不知道他的精神是不是还是健康的。也许,他的精神早已经透支了。只是还在苦苦的支撑着,支撑着这个家的门面。

蕞爷死了,蕞婆死了,他们的后代还活着,活的那样的异样,那样的与村子格格不入。

人生就是一个谜团。一个等待着每个人解开的谜团。人应该怎样的活着?没有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我爷、我婆用自己的人生解答着这个问题。蕞爷、蕞婆用自己的生命解答着这个问题。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生命阐释着人应该怎样活着。

第6章 人生是个迷团

-/-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安装APP,阅读更多小说精彩内容!

更多好书

璇玑图章节

正文卷

璇玑图

离线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