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婚VIP:玦爷娶一送三

宠婚VIP:玦爷娶一送三

帝歌作者

总裁

145.1万字完本2019-03-07

在线阅读VIP订阅书架

宠婚VIP:玦爷娶一送三最新章节目录免费在线阅读由HJZ小说网为您提供;宠婚VIP:玦爷娶一送三是一本豪门总裁小说,作者是帝歌,主角是楚未晞,应呈玦。《宠婚VIP:玦爷娶一送三》小说简介:楚未晞一不小心在车里睡了个男人,却被男人用枪拍着脸,威胁道:“我给你两条路,要么你现在跟我回家,咱俩来日方长。要么...”  男人手里拽着她薄薄的衣裙,利眸闪着狡黠,优哉游哉地道:“你就裸奔下车吧!”然后她就这么被整懵逼了......

免费阅读

岛屿的空气里弥漫着海水的咸涩味。
背枪的女人身着紧身牛仔长裤,脚踩黑色作战靴,快步行走在灯光偏暗的走道。
海岛东南方的游艇里,男人坐在电脑前,看着通过热成像技术传过来的移动人像,出声说:“注意,右前方转角处,三个人。”
“收到。”
脚步戛然而止,风未晞将子弹装满,这才用背贴着墙壁行走,宛如一只优雅的猫儿,无声无息。
“距离敌人,一米。”
耳麦里的声音刚响起,女人突然双手持枪闪出身子。消音子弹连发三颗,一切都发生的太快,还来不及呼救,面对面的三个男人全部中枪倒地,尚未气绝。
噗——
噗——
噗——
又是三颗子弹打进对方三人的脑门,风未晞这才转身继续朝前走。耳麦里,传来男人带笑的声音,“未晞,你永远不忘补枪的重要性。”
风未晞抿抿唇,只问一句:“距离目的地只有六米了,还有潜在的敌人没?”
“小心,敌人在六点钟方向!”男人声音略显急促,风未晞陡然转身,与此同时,毫不犹豫按下扳机。
噗——
“解决了!”
“干得不错!”
风未晞微扬唇角,快步走到圆形大门前用皮肤解了锁,才皱起眉头来,“需要密码。”将手腕上钟表里的隐形摄像头对准密码锁,她又道:“风乔,你只有三十秒的时间破解密码。”
“交给我!”
风未晞点点头,环顾一圈四周,有些不适应地勾起鼻尖。
她讨厌大海的气息。
“好了,密码7956800。”
风未晞转动密码锁,只听到咔哒一声,厚重的圆门应声打开。
幽暗的方形屋子里,只搁着一张长型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银白色的密码箱。那东西,正是她此行来的目的。戴上夜视仪,躲过那些布置得密密麻麻的红外线探测仪,风未晞靠近桌子。
输入早已熟记于心的密码,打开银色密码箱,风未晞又问:“是真的么?”
耳麦里沉默了几秒,才说:“摄像头靠近些。”
风未晞如言照做。
“是真的。”
“未晞,迅速撤离,时间快到了。”
“好。”
拎着密码箱,风未晞如来时一般,悄无声息脱身。

“成功拿走这东西,便是阻止了K集团跟白老大之间的交易,也算顺利完成了父亲交给我们的任务。风乔,任务完成,我要休假一个月。”将箱子随意丢在男人脚边,风未晞取下脸上的面纱,灯光下的脸蛋精致无暇,皮肤呈性感的蜜色。
长刀背在肩后,风乔捡起箱子,从里面取出父亲要的东西,放进他自己带来的密码箱里。
没回应风未晞这话,风乔倒是问了句:“未晞,有没有考虑过退出?”
正启动引擎,准备离开的风未晞听到这话先是一愣,接着,她嘴角溢出一丝苦涩,“我们从小被培养成杀人的武器,风乔,就算是退出,这天下再大,也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地。”
她语气里的无奈跟认命,倒是让风乔眯起了浅蓝的眼睛。
游艇朝海中央开去,风从耳旁刮过,风未晞凝视着深邃的幽海,听到男人的声音从后方传来:“未晞,穿着高跟鞋在刀尖上跳舞的人,迟早会被锋利刀刃刺破心脏。”风乔凝视着风未晞妖娆的身体曲线,目光讳莫如深。
闻言,风未晞只是不屑笑之。
她十四岁开始执行任务,十二年来受伤无数次,好几次差点魂归西天,最后不都挺过来了么?她很强,虽未曾强大到能够横着行走人世,但还没有谁能轻易取她性命。
游艇开到大海深处,风未晞站起身来,“你来掌舵,我风湿痛发作了。”十几岁的时候膝盖中过枪子,人越来越大,身子骨越来残破。风未晞如今不过二十六七的年龄,一靠近潮湿的地方,四肢百骸都隐隐作疼。
风未晞朝休息室走去,刚打开游艇门,风乔又叫住了她。“未晞,四年前你消失过一年,能告诉我,你那一年,做什么去了吗?”
妖娆性感的娇躯微僵,水弯眉微微蹙起,风未晞不愿多说,只敷衍性的丢下一句:“散心。”
散心…
若只是散心,为何会切断所有联系方式,还藏到他找不到的地方?
蓝眸闪过一丝挣扎,男人的手悄悄移到肩后,握住刀柄。“未晞,好好休息吧!”
风未晞并不觉得风乔这话有什么不对,还回了句:“到岸了叫我。”直到利刃从身后迅速刺来,撕破她的衣裳、血肉、骨骼,她都不敢相信,她的至亲伙伴,会将那把沾过无数人鲜血的长刀对准她。
长刀一点点向前推送,直到穿透风未晞整个身躯。
心脏的正中心,横着一把弯曲的长刀,刀尖上的血滴落在甲板上,开出背叛的花。
她永远,也无法抵达彼岸了。
风乔从身后拥住风未晞,那薄凉的呼吸洒在女人错愕震惊的眼尾处,“我的身边,不留废物,不留叛徒。”
风未晞看着滴在脚尖的血花,又一次近距离感觉到死神的味道。上一次,死神与新生命一同靠近,最终新生命战胜死神。
可惜了,再也见不到他了…
*
汤城。
苏默走出夜总会,身上的香水味跟烟味以及颓靡的男性气息混合在一起。
四十二岁的她,早就没有了风华的身姿跟倾城绝色,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的,只有风流场所的艳俗跟卑贱。
街边上的年轻男女抱作一团,揉胸捏腿,当街发情,她已经见怪不怪了。直到她看到站街女中,有一张熟悉的年轻脸蛋时,顿时变了脸色。
苏默颓废的眼神,也在陡然间变得绝望。“楚未晞!你给老娘过来!”穿着齐臀包裙站在街边的女孩,可不正是她那该在读大学的女儿么?
手里叼着烟的红发女孩听到苏默的吼声,顿时全身一僵。
隔着一条街,楚未晞看着自己的妈妈,委屈而不甘。苏默每天要在夜总会工作到凌晨才回家,常做那档子事,落了一身妇科病,受尽邻居冷言冷语,楚未晞心里就好受?
想到左邻右舍可怕的嘴脸,楚未晞体内逆鳞全部张开,像个刺猬一样朝苏默喊:“我已经成年了,我想做什么都是我的自由!”
苏默脸色铁青,她脱下高跟鞋跑过去,拽着楚未晞就要打,“死丫头,我做这一切还不是为了让你上大学,让你有出息!你个不争气的,竟然跑来做这种事!你不是作践你自己么!”
苏默深知那些出来买的男人办起那事来有多粗鲁禽兽,她可以被那些人侮辱着做任何事,但楚未晞不同,她可是她的希望啊!
两母女在街上拉扯对吼,直到吼累了,打累了,母女俩这才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是不是真的卖了?”
苏默抽出一根烟,捏在指尖,满脸疲惫。
楚未晞摸了把泪珠子,捋了捋被苏默扯乱的红发,“刚约上,被你给吓跑了。”
还没真正做过,苏默松了口气。

坐上小毛驴,苏默载着楚未晞,迎面的狂风将湿润吹到楚未晞脸上,不知是苏默的眼泪,还是飘落的蒙蒙雨。
楚未晞搂住自己的母亲,无论别人多嫌弃她的妈肮脏浪荡,在她眼里,她的妈就是天,就是仙女,是她的所有。“妈,那男人抛弃了你,你为什么还要生下我?”
车子转了个弯,苏默沉默了。
她是个粗人,不会说大道理,“肚子里的肉是条命,堕胎不就是谋杀么,我干不出来!”所以当年还只是一个大学生的她一狠心便咬牙生下了她。
一方面要养女儿,一方面要出钱供小妹读书,走投无路的苏默只好弃学干了这行。
活着哪儿那么容易,心软好骗的人,就得为自己年轻时的荒唐付出代价。
她们的家在郊区的低矮城中村,回家的路蜿蜒曲折,下雨的夜晚路上雾气很浓。弯坡处,苏默低头跟楚未晞说这话,没顾上看前方,直到车灯照在两人脸上,苏默这才意识到危险来临。
瞳孔瞪大,电瓶车跟载碎石的货车齐齐刹车,却来不及了。
后方大货车也跟着急踩刹车,却撞在货车屁股上。砰!货车当场翻车坠落悬崖,电瓶车被货车怼头,也跟着摔下崖。
“未晞——”
苏默护住楚未晞的头,砰砰一阵巨响后,一切骚乱归于宁静。
货车压在苏默的双腿上,货车司机被甩出车门,落在远处的乱石上,已然绝了气。楚未晞脑袋被苏默护在怀里,胸口却被一同落下的碎石砸出了一个血窟窿。
她的呼吸,接近停止,朦胧间,似乎有两个灵魂在体内拉扯不清。
“未晞…”
“未晞…”
半昏迷状态的苏默看到楚未晞胸口的大血窟窿,呼唤的声音一点点变得绝望…
*
一年后。
“护士长!外科17室的病人醒了!”护士急忙忙跑到护士台,叫来护士长。
护士长听了这话,脸色一喜,边走边说:“小蓓,你去通知她的家人,我去叫林医生。”
“好。”
“楚小姐,你感觉怎么样?”林烨医生看着病床上久未见阳光,脸颊呈现出灰白色的女孩,小心翼翼地问。也是命大,送来时楚未晞几乎已经停止了心跳,后来经过抢救虽然保住了命,却接连昏迷了一年。
更可怜的是跟她一同送来医院的女人。
货车砸碎了女人的小腿,彻底保不住了。不得已,医院已经给苏默做了小腿截肢手术,现在苏默彻底瘫痪在床上,一直昏迷不醒。
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睁着一双懵懂可怜的褐眼,问他:“有…吃的吗?”
林烨:“…”
*
楚家今天发生了一件大事,楚家的私生女被楚家当家的接回了家,但凡跟楚家沾上点亲戚关系的人都跑来了,美其名曰是来祝贺千金归家。
楚白看着这个有着一头不羁长红发的妹妹,忍不住蹙起眉头。“等会儿他们问什么,你回答时一定要好好斟酌,别给楚家丢脸。遇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就说谢谢。”
楚未晞低头玩弄着手指,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
“走吧,跟我进去。”
领着孑然一身的楚未晞向别墅内走去,楚白挺直了身板,眉宇间自是一派贵气。反观一旁的楚未晞,畏手畏脚的,倒像是只小兔子。
“脱鞋。”楚白低声叮嘱楚未晞。
楚未晞乖乖脱了鞋,才发现没有给她准备拖鞋,她也没问,就赤着一双脚。
楚家别墅装修成低调奢华的复古风,楚未晞赤脚踩在玉檀香地板上,十分局促不安,将外来者的身份演绎得很好。
“欢迎您归家,小姐。”佣人管家齐齐出声问好,吓得楚未晞往楚白身后一躲。楚白下意识将她护在身后,眼里竟生出疼爱之色。专程跑来看热闹的亲戚们一见楚未晞这反应,就知道她没见过世面,顿时撇撇嘴,兴味索然。
“欢迎你回来啊,未晞,我是你小叔。”楚耀辉第一个上前自我介绍。
“我是婶婶,未晞,你长得可真漂亮。”楚氏也适时走上前。
“我是你小姑姑…”
心里再鄙夷,他们也不会将真实想法表现在脸上,做戏么,总得做足全套。
楚未晞依旧躲在楚白身后,全程不吭声。这时,一直冷然旁观的楚家当家主母邵月莞放下茶杯,从棕色皮沙发上站起身。她走过来,朝楚未晞张开双臂,嘴角笑容温熙而优雅。
楚未晞抬头看楚白,眼神满是求助。
亲戚们脸色微微变化,看来传言没错,楚家小姐出了车祸后醒来,的确成了一白痴。
楚白冲楚未晞点头,楚未晞这才从楚白身后走出来,踏着小步子走到邵月莞怀中。邵月莞大方圈住她的肩膀,用清晰的语调说:“欢迎回家。”
亲戚冷眼看着,心想邵月莞还真是大度。
邵月莞嘴凑近楚未晞耳朵,轻轻补了三个字:“私、生、女。”邵月莞依旧在笑,还将她搂得更用力了,楚未晞皱皱眉头,她弄疼她了。
楚未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想起方才楚白叮嘱的话,便应了声:“谢谢。”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岛屿的空气里弥漫着海水的咸涩味。
背枪的女人身着紧身牛仔长裤,脚踩黑色作战靴,快步行走在灯光偏暗的走道。
海岛东南方的游艇里,男人坐在电脑前,看着通过热成像技术传过来的移动人像,出声说:“注意,右前方转角处,三个人。”
“收到。”
脚步戛然而止,风未晞将子弹装满,这才用背贴着墙壁行走,宛如一只优雅的猫儿,无声无息。
“距离敌人,一米。”
耳麦里的声音刚响起,女人突然双手持枪闪出身子。消音子弹连发三颗,一切都发生的太快,还来不及呼救,面对面的三个男人全部中枪倒地,尚未气绝。
噗——
噗——
噗——
又是三颗子弹打进对方三人的脑门,风未晞这才转身继续朝前走。耳麦里,传来男人带笑的声音,“未晞,你永远不忘补枪的重要性。”
风未晞抿抿唇,只问一句:“距离目的地只有六米了,还有潜在的敌人没?”
“小心,敌人在六点钟方向!”男人声音略显急促,风未晞陡然转身,与此同时,毫不犹豫按下扳机。
噗——
“解决了!”
“干得不错!”
风未晞微扬唇角,快步走到圆形大门前用皮肤解了锁,才皱起眉头来,“需要密码。”将手腕上钟表里的隐形摄像头对准密码锁,她又道:“风乔,你只有三十秒的时间破解密码。”
“交给我!”
风未晞点点头,环顾一圈四周,有些不适应地勾起鼻尖。
她讨厌大海的气息。
“好了,密码7956800。”
风未晞转动密码锁,只听到咔哒一声,厚重的圆门应声打开。
幽暗的方形屋子里,只搁着一张长型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银白色的密码箱。那东西,正是她此行来的目的。戴上夜视仪,躲过那些布置得密密麻麻的红外线探测仪,风未晞靠近桌子。
输入早已熟记于心的密码,打开银色密码箱,风未晞又问:“是真的么?”
耳麦里沉默了几秒,才说:“摄像头靠近些。”
风未晞如言照做。
“是真的。”
“未晞,迅速撤离,时间快到了。”
“好。”
拎着密码箱,风未晞如来时一般,悄无声息脱身。

“成功拿走这东西,便是阻止了K集团跟白老大之间的交易,也算顺利完成了父亲交给我们的任务。风乔,任务完成,我要休假一个月。”将箱子随意丢在男人脚边,风未晞取下脸上的面纱,灯光下的脸蛋精致无暇,皮肤呈性感的蜜色。
长刀背在肩后,风乔捡起箱子,从里面取出父亲要的东西,放进他自己带来的密码箱里。
没回应风未晞这话,风乔倒是问了句:“未晞,有没有考虑过退出?”
正启动引擎,准备离开的风未晞听到这话先是一愣,接着,她嘴角溢出一丝苦涩,“我们从小被培养成杀人的武器,风乔,就算是退出,这天下再大,也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地。”
她语气里的无奈跟认命,倒是让风乔眯起了浅蓝的眼睛。
游艇朝海中央开去,风从耳旁刮过,风未晞凝视着深邃的幽海,听到男人的声音从后方传来:“未晞,穿着高跟鞋在刀尖上跳舞的人,迟早会被锋利刀刃刺破心脏。”风乔凝视着风未晞妖娆的身体曲线,目光讳莫如深。
闻言,风未晞只是不屑笑之。
她十四岁开始执行任务,十二年来受伤无数次,好几次差点魂归西天,最后不都挺过来了么?她很强,虽未曾强大到能够横着行走人世,但还没有谁能轻易取她性命。
游艇开到大海深处,风未晞站起身来,“你来掌舵,我风湿痛发作了。”十几岁的时候膝盖中过枪子,人越来越大,身子骨越来残破。风未晞如今不过二十六七的年龄,一靠近潮湿的地方,四肢百骸都隐隐作疼。
风未晞朝休息室走去,刚打开游艇门,风乔又叫住了她。“未晞,四年前你消失过一年,能告诉我,你那一年,做什么去了吗?”
妖娆性感的娇躯微僵,水弯眉微微蹙起,风未晞不愿多说,只敷衍性的丢下一句:“散心。”
散心…
若只是散心,为何会切断所有联系方式,还藏到他找不到的地方?
蓝眸闪过一丝挣扎,男人的手悄悄移到肩后,握住刀柄。“未晞,好好休息吧!”
风未晞并不觉得风乔这话有什么不对,还回了句:“到岸了叫我。”直到利刃从身后迅速刺来,撕破她的衣裳、血肉、骨骼,她都不敢相信,她的至亲伙伴,会将那把沾过无数人鲜血的长刀对准她。
长刀一点点向前推送,直到穿透风未晞整个身躯。
心脏的正中心,横着一把弯曲的长刀,刀尖上的血滴落在甲板上,开出背叛的花。
她永远,也无法抵达彼岸了。
风乔从身后拥住风未晞,那薄凉的呼吸洒在女人错愕震惊的眼尾处,“我的身边,不留废物,不留叛徒。”
风未晞看着滴在脚尖的血花,又一次近距离感觉到死神的味道。上一次,死神与新生命一同靠近,最终新生命战胜死神。
可惜了,再也见不到他了…
*
汤城。
苏默走出夜总会,身上的香水味跟烟味以及颓靡的男性气息混合在一起。
四十二岁的她,早就没有了风华的身姿跟倾城绝色,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的,只有风流场所的艳俗跟卑贱。
街边上的年轻男女抱作一团,揉胸捏腿,当街发情,她已经见怪不怪了。直到她看到站街女中,有一张熟悉的年轻脸蛋时,顿时变了脸色。
苏默颓废的眼神,也在陡然间变得绝望。“楚未晞!你给老娘过来!”穿着齐臀包裙站在街边的女孩,可不正是她那该在读大学的女儿么?
手里叼着烟的红发女孩听到苏默的吼声,顿时全身一僵。
隔着一条街,楚未晞看着自己的妈妈,委屈而不甘。苏默每天要在夜总会工作到凌晨才回家,常做那档子事,落了一身妇科病,受尽邻居冷言冷语,楚未晞心里就好受?
想到左邻右舍可怕的嘴脸,楚未晞体内逆鳞全部张开,像个刺猬一样朝苏默喊:“我已经成年了,我想做什么都是我的自由!”
苏默脸色铁青,她脱下高跟鞋跑过去,拽着楚未晞就要打,“死丫头,我做这一切还不是为了让你上大学,让你有出息!你个不争气的,竟然跑来做这种事!你不是作践你自己么!”
苏默深知那些出来买的男人办起那事来有多粗鲁禽兽,她可以被那些人侮辱着做任何事,但楚未晞不同,她可是她的希望啊!
两母女在街上拉扯对吼,直到吼累了,打累了,母女俩这才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是不是真的卖了?”
苏默抽出一根烟,捏在指尖,满脸疲惫。
楚未晞摸了把泪珠子,捋了捋被苏默扯乱的红发,“刚约上,被你给吓跑了。”
还没真正做过,苏默松了口气。

坐上小毛驴,苏默载着楚未晞,迎面的狂风将湿润吹到楚未晞脸上,不知是苏默的眼泪,还是飘落的蒙蒙雨。
楚未晞搂住自己的母亲,无论别人多嫌弃她的妈肮脏浪荡,在她眼里,她的妈就是天,就是仙女,是她的所有。“妈,那男人抛弃了你,你为什么还要生下我?”
车子转了个弯,苏默沉默了。
她是个粗人,不会说大道理,“肚子里的肉是条命,堕胎不就是谋杀么,我干不出来!”所以当年还只是一个大学生的她一狠心便咬牙生下了她。
一方面要养女儿,一方面要出钱供小妹读书,走投无路的苏默只好弃学干了这行。
活着哪儿那么容易,心软好骗的人,就得为自己年轻时的荒唐付出代价。
她们的家在郊区的低矮城中村,回家的路蜿蜒曲折,下雨的夜晚路上雾气很浓。弯坡处,苏默低头跟楚未晞说这话,没顾上看前方,直到车灯照在两人脸上,苏默这才意识到危险来临。
瞳孔瞪大,电瓶车跟载碎石的货车齐齐刹车,却来不及了。
后方大货车也跟着急踩刹车,却撞在货车屁股上。砰!货车当场翻车坠落悬崖,电瓶车被货车怼头,也跟着摔下崖。
“未晞——”
苏默护住楚未晞的头,砰砰一阵巨响后,一切骚乱归于宁静。
货车压在苏默的双腿上,货车司机被甩出车门,落在远处的乱石上,已然绝了气。楚未晞脑袋被苏默护在怀里,胸口却被一同落下的碎石砸出了一个血窟窿。
她的呼吸,接近停止,朦胧间,似乎有两个灵魂在体内拉扯不清。
“未晞…”
“未晞…”
半昏迷状态的苏默看到楚未晞胸口的大血窟窿,呼唤的声音一点点变得绝望…
*
一年后。
“护士长!外科17室的病人醒了!”护士急忙忙跑到护士台,叫来护士长。
护士长听了这话,脸色一喜,边走边说:“小蓓,你去通知她的家人,我去叫林医生。”
“好。”
“楚小姐,你感觉怎么样?”林烨医生看着病床上久未见阳光,脸颊呈现出灰白色的女孩,小心翼翼地问。也是命大,送来时楚未晞几乎已经停止了心跳,后来经过抢救虽然保住了命,却接连昏迷了一年。
更可怜的是跟她一同送来医院的女人。
货车砸碎了女人的小腿,彻底保不住了。不得已,医院已经给苏默做了小腿截肢手术,现在苏默彻底瘫痪在床上,一直昏迷不醒。
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睁着一双懵懂可怜的褐眼,问他:“有…吃的吗?”
林烨:“…”
*
楚家今天发生了一件大事,楚家的私生女被楚家当家的接回了家,但凡跟楚家沾上点亲戚关系的人都跑来了,美其名曰是来祝贺千金归家。
楚白看着这个有着一头不羁长红发的妹妹,忍不住蹙起眉头。“等会儿他们问什么,你回答时一定要好好斟酌,别给楚家丢脸。遇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就说谢谢。”
楚未晞低头玩弄着手指,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
“走吧,跟我进去。”
领着孑然一身的楚未晞向别墅内走去,楚白挺直了身板,眉宇间自是一派贵气。反观一旁的楚未晞,畏手畏脚的,倒像是只小兔子。
“脱鞋。”楚白低声叮嘱楚未晞。
楚未晞乖乖脱了鞋,才发现没有给她准备拖鞋,她也没问,就赤着一双脚。
楚家别墅装修成低调奢华的复古风,楚未晞赤脚踩在玉檀香地板上,十分局促不安,将外来者的身份演绎得很好。
“欢迎您归家,小姐。”佣人管家齐齐出声问好,吓得楚未晞往楚白身后一躲。楚白下意识将她护在身后,眼里竟生出疼爱之色。专程跑来看热闹的亲戚们一见楚未晞这反应,就知道她没见过世面,顿时撇撇嘴,兴味索然。
“欢迎你回来啊,未晞,我是你小叔。”楚耀辉第一个上前自我介绍。
“我是婶婶,未晞,你长得可真漂亮。”楚氏也适时走上前。
“我是你小姑姑…”
心里再鄙夷,他们也不会将真实想法表现在脸上,做戏么,总得做足全套。
楚未晞依旧躲在楚白身后,全程不吭声。这时,一直冷然旁观的楚家当家主母邵月莞放下茶杯,从棕色皮沙发上站起身。她走过来,朝楚未晞张开双臂,嘴角笑容温熙而优雅。
楚未晞抬头看楚白,眼神满是求助。
亲戚们脸色微微变化,看来传言没错,楚家小姐出了车祸后醒来,的确成了一白痴。
楚白冲楚未晞点头,楚未晞这才从楚白身后走出来,踏着小步子走到邵月莞怀中。邵月莞大方圈住她的肩膀,用清晰的语调说:“欢迎回家。”
亲戚冷眼看着,心想邵月莞还真是大度。
邵月莞嘴凑近楚未晞耳朵,轻轻补了三个字:“私、生、女。”邵月莞依旧在笑,还将她搂得更用力了,楚未晞皱皱眉头,她弄疼她了。
楚未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想起方才楚白叮嘱的话,便应了声:“谢谢。”

宠婚VIP:玦爷娶一送三最新章节目录免费在线阅读由HJZ小说网为您提供;宠婚VIP:玦爷娶一送三是一本豪门总裁小说,作者是帝歌,主角是楚未晞,应呈玦。《宠婚VIP:玦爷娶一送三》小说简介:楚未晞一不小心在车里睡了个男人,却被男人用枪拍着脸,威胁道:“我给你两条路,要么你现在跟我回家,咱俩来日方长。要么...”  男人手里拽着她薄薄的衣裙,利眸闪着狡黠,优哉游哉地道:“你就裸奔下车吧!”然后她就这么被整懵逼了......

免费阅读

岛屿的空气里弥漫着海水的咸涩味。
背枪的女人身着紧身牛仔长裤,脚踩黑色作战靴,快步行走在灯光偏暗的走道。
海岛东南方的游艇里,男人坐在电脑前,看着通过热成像技术传过来的移动人像,出声说:“注意,右前方转角处,三个人。”
“收到。”
脚步戛然而止,风未晞将子弹装满,这才用背贴着墙壁行走,宛如一只优雅的猫儿,无声无息。
“距离敌人,一米。”
耳麦里的声音刚响起,女人突然双手持枪闪出身子。消音子弹连发三颗,一切都发生的太快,还来不及呼救,面对面的三个男人全部中枪倒地,尚未气绝。
噗——
噗——
噗——
又是三颗子弹打进对方三人的脑门,风未晞这才转身继续朝前走。耳麦里,传来男人带笑的声音,“未晞,你永远不忘补枪的重要性。”
风未晞抿抿唇,只问一句:“距离目的地只有六米了,还有潜在的敌人没?”
“小心,敌人在六点钟方向!”男人声音略显急促,风未晞陡然转身,与此同时,毫不犹豫按下扳机。
噗——
“解决了!”
“干得不错!”
风未晞微扬唇角,快步走到圆形大门前用皮肤解了锁,才皱起眉头来,“需要密码。”将手腕上钟表里的隐形摄像头对准密码锁,她又道:“风乔,你只有三十秒的时间破解密码。”
“交给我!”
风未晞点点头,环顾一圈四周,有些不适应地勾起鼻尖。
她讨厌大海的气息。
“好了,密码7956800。”
风未晞转动密码锁,只听到咔哒一声,厚重的圆门应声打开。
幽暗的方形屋子里,只搁着一张长型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银白色的密码箱。那东西,正是她此行来的目的。戴上夜视仪,躲过那些布置得密密麻麻的红外线探测仪,风未晞靠近桌子。
输入早已熟记于心的密码,打开银色密码箱,风未晞又问:“是真的么?”
耳麦里沉默了几秒,才说:“摄像头靠近些。”
风未晞如言照做。
“是真的。”
“未晞,迅速撤离,时间快到了。”
“好。”
拎着密码箱,风未晞如来时一般,悄无声息脱身。

“成功拿走这东西,便是阻止了K集团跟白老大之间的交易,也算顺利完成了父亲交给我们的任务。风乔,任务完成,我要休假一个月。”将箱子随意丢在男人脚边,风未晞取下脸上的面纱,灯光下的脸蛋精致无暇,皮肤呈性感的蜜色。
长刀背在肩后,风乔捡起箱子,从里面取出父亲要的东西,放进他自己带来的密码箱里。
没回应风未晞这话,风乔倒是问了句:“未晞,有没有考虑过退出?”
正启动引擎,准备离开的风未晞听到这话先是一愣,接着,她嘴角溢出一丝苦涩,“我们从小被培养成杀人的武器,风乔,就算是退出,这天下再大,也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地。”
她语气里的无奈跟认命,倒是让风乔眯起了浅蓝的眼睛。
游艇朝海中央开去,风从耳旁刮过,风未晞凝视着深邃的幽海,听到男人的声音从后方传来:“未晞,穿着高跟鞋在刀尖上跳舞的人,迟早会被锋利刀刃刺破心脏。”风乔凝视着风未晞妖娆的身体曲线,目光讳莫如深。
闻言,风未晞只是不屑笑之。
她十四岁开始执行任务,十二年来受伤无数次,好几次差点魂归西天,最后不都挺过来了么?她很强,虽未曾强大到能够横着行走人世,但还没有谁能轻易取她性命。
游艇开到大海深处,风未晞站起身来,“你来掌舵,我风湿痛发作了。”十几岁的时候膝盖中过枪子,人越来越大,身子骨越来残破。风未晞如今不过二十六七的年龄,一靠近潮湿的地方,四肢百骸都隐隐作疼。
风未晞朝休息室走去,刚打开游艇门,风乔又叫住了她。“未晞,四年前你消失过一年,能告诉我,你那一年,做什么去了吗?”
妖娆性感的娇躯微僵,水弯眉微微蹙起,风未晞不愿多说,只敷衍性的丢下一句:“散心。”
散心…
若只是散心,为何会切断所有联系方式,还藏到他找不到的地方?
蓝眸闪过一丝挣扎,男人的手悄悄移到肩后,握住刀柄。“未晞,好好休息吧!”
风未晞并不觉得风乔这话有什么不对,还回了句:“到岸了叫我。”直到利刃从身后迅速刺来,撕破她的衣裳、血肉、骨骼,她都不敢相信,她的至亲伙伴,会将那把沾过无数人鲜血的长刀对准她。
长刀一点点向前推送,直到穿透风未晞整个身躯。
心脏的正中心,横着一把弯曲的长刀,刀尖上的血滴落在甲板上,开出背叛的花。
她永远,也无法抵达彼岸了。
风乔从身后拥住风未晞,那薄凉的呼吸洒在女人错愕震惊的眼尾处,“我的身边,不留废物,不留叛徒。”
风未晞看着滴在脚尖的血花,又一次近距离感觉到死神的味道。上一次,死神与新生命一同靠近,最终新生命战胜死神。
可惜了,再也见不到他了…
*
汤城。
苏默走出夜总会,身上的香水味跟烟味以及颓靡的男性气息混合在一起。
四十二岁的她,早就没有了风华的身姿跟倾城绝色,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的,只有风流场所的艳俗跟卑贱。
街边上的年轻男女抱作一团,揉胸捏腿,当街发情,她已经见怪不怪了。直到她看到站街女中,有一张熟悉的年轻脸蛋时,顿时变了脸色。
苏默颓废的眼神,也在陡然间变得绝望。“楚未晞!你给老娘过来!”穿着齐臀包裙站在街边的女孩,可不正是她那该在读大学的女儿么?
手里叼着烟的红发女孩听到苏默的吼声,顿时全身一僵。
隔着一条街,楚未晞看着自己的妈妈,委屈而不甘。苏默每天要在夜总会工作到凌晨才回家,常做那档子事,落了一身妇科病,受尽邻居冷言冷语,楚未晞心里就好受?
想到左邻右舍可怕的嘴脸,楚未晞体内逆鳞全部张开,像个刺猬一样朝苏默喊:“我已经成年了,我想做什么都是我的自由!”
苏默脸色铁青,她脱下高跟鞋跑过去,拽着楚未晞就要打,“死丫头,我做这一切还不是为了让你上大学,让你有出息!你个不争气的,竟然跑来做这种事!你不是作践你自己么!”
苏默深知那些出来买的男人办起那事来有多粗鲁禽兽,她可以被那些人侮辱着做任何事,但楚未晞不同,她可是她的希望啊!
两母女在街上拉扯对吼,直到吼累了,打累了,母女俩这才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是不是真的卖了?”
苏默抽出一根烟,捏在指尖,满脸疲惫。
楚未晞摸了把泪珠子,捋了捋被苏默扯乱的红发,“刚约上,被你给吓跑了。”
还没真正做过,苏默松了口气。

坐上小毛驴,苏默载着楚未晞,迎面的狂风将湿润吹到楚未晞脸上,不知是苏默的眼泪,还是飘落的蒙蒙雨。
楚未晞搂住自己的母亲,无论别人多嫌弃她的妈肮脏浪荡,在她眼里,她的妈就是天,就是仙女,是她的所有。“妈,那男人抛弃了你,你为什么还要生下我?”
车子转了个弯,苏默沉默了。
她是个粗人,不会说大道理,“肚子里的肉是条命,堕胎不就是谋杀么,我干不出来!”所以当年还只是一个大学生的她一狠心便咬牙生下了她。
一方面要养女儿,一方面要出钱供小妹读书,走投无路的苏默只好弃学干了这行。
活着哪儿那么容易,心软好骗的人,就得为自己年轻时的荒唐付出代价。
她们的家在郊区的低矮城中村,回家的路蜿蜒曲折,下雨的夜晚路上雾气很浓。弯坡处,苏默低头跟楚未晞说这话,没顾上看前方,直到车灯照在两人脸上,苏默这才意识到危险来临。
瞳孔瞪大,电瓶车跟载碎石的货车齐齐刹车,却来不及了。
后方大货车也跟着急踩刹车,却撞在货车屁股上。砰!货车当场翻车坠落悬崖,电瓶车被货车怼头,也跟着摔下崖。
“未晞——”
苏默护住楚未晞的头,砰砰一阵巨响后,一切骚乱归于宁静。
货车压在苏默的双腿上,货车司机被甩出车门,落在远处的乱石上,已然绝了气。楚未晞脑袋被苏默护在怀里,胸口却被一同落下的碎石砸出了一个血窟窿。
她的呼吸,接近停止,朦胧间,似乎有两个灵魂在体内拉扯不清。
“未晞…”
“未晞…”
半昏迷状态的苏默看到楚未晞胸口的大血窟窿,呼唤的声音一点点变得绝望…
*
一年后。
“护士长!外科17室的病人醒了!”护士急忙忙跑到护士台,叫来护士长。
护士长听了这话,脸色一喜,边走边说:“小蓓,你去通知她的家人,我去叫林医生。”
“好。”
“楚小姐,你感觉怎么样?”林烨医生看着病床上久未见阳光,脸颊呈现出灰白色的女孩,小心翼翼地问。也是命大,送来时楚未晞几乎已经停止了心跳,后来经过抢救虽然保住了命,却接连昏迷了一年。
更可怜的是跟她一同送来医院的女人。
货车砸碎了女人的小腿,彻底保不住了。不得已,医院已经给苏默做了小腿截肢手术,现在苏默彻底瘫痪在床上,一直昏迷不醒。
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睁着一双懵懂可怜的褐眼,问他:“有…吃的吗?”
林烨:“…”
*
楚家今天发生了一件大事,楚家的私生女被楚家当家的接回了家,但凡跟楚家沾上点亲戚关系的人都跑来了,美其名曰是来祝贺千金归家。
楚白看着这个有着一头不羁长红发的妹妹,忍不住蹙起眉头。“等会儿他们问什么,你回答时一定要好好斟酌,别给楚家丢脸。遇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就说谢谢。”
楚未晞低头玩弄着手指,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
“走吧,跟我进去。”
领着孑然一身的楚未晞向别墅内走去,楚白挺直了身板,眉宇间自是一派贵气。反观一旁的楚未晞,畏手畏脚的,倒像是只小兔子。
“脱鞋。”楚白低声叮嘱楚未晞。
楚未晞乖乖脱了鞋,才发现没有给她准备拖鞋,她也没问,就赤着一双脚。
楚家别墅装修成低调奢华的复古风,楚未晞赤脚踩在玉檀香地板上,十分局促不安,将外来者的身份演绎得很好。
“欢迎您归家,小姐。”佣人管家齐齐出声问好,吓得楚未晞往楚白身后一躲。楚白下意识将她护在身后,眼里竟生出疼爱之色。专程跑来看热闹的亲戚们一见楚未晞这反应,就知道她没见过世面,顿时撇撇嘴,兴味索然。
“欢迎你回来啊,未晞,我是你小叔。”楚耀辉第一个上前自我介绍。
“我是婶婶,未晞,你长得可真漂亮。”楚氏也适时走上前。
“我是你小姑姑…”
心里再鄙夷,他们也不会将真实想法表现在脸上,做戏么,总得做足全套。
楚未晞依旧躲在楚白身后,全程不吭声。这时,一直冷然旁观的楚家当家主母邵月莞放下茶杯,从棕色皮沙发上站起身。她走过来,朝楚未晞张开双臂,嘴角笑容温熙而优雅。
楚未晞抬头看楚白,眼神满是求助。
亲戚们脸色微微变化,看来传言没错,楚家小姐出了车祸后醒来,的确成了一白痴。
楚白冲楚未晞点头,楚未晞这才从楚白身后走出来,踏着小步子走到邵月莞怀中。邵月莞大方圈住她的肩膀,用清晰的语调说:“欢迎回家。”
亲戚冷眼看着,心想邵月莞还真是大度。
邵月莞嘴凑近楚未晞耳朵,轻轻补了三个字:“私、生、女。”邵月莞依旧在笑,还将她搂得更用力了,楚未晞皱皱眉头,她弄疼她了。
楚未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想起方才楚白叮嘱的话,便应了声:“谢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